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“天使妈妈”和时间赛跑
发布时间:2020-01-27 15:16:26来源:beplay-beplay官网地址-beplay官网点击:28

  2007年,张宝艳与丈夫创办中国首个公益寻子网站“宝贝回家”,专门帮助被拐卖、流浪乞讨的儿童,多年来已帮助逾3000个家庭重新团聚。12年的时间,“宝贝回家”汇聚爱心志愿者超过32万。张宝艳说,每每看到这些相拥而泣的父母和孩子,就觉得我们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。

  1991年12月,贵州都匀,3岁的宋彦智意外走失,对他的家庭犹如晴天霹雳。为了寻找走失的孩子,公安机关建立DNA数据库,“宝贝回家”每天在论坛发帖跟进……经过25年的不懈坚持,母亲终于找到了宋彦智,“比对结果符合,找到智智了!”

  然而,这场团聚并不圆满。宋彦智的父亲因无法忍受孩子被拐的痛苦和煎熬,在一个大年初三的早上选择了自杀。宝贝回家了,可爸爸却没有等到。那一刻,张宝艳的内心百感交集,“25年的努力终于看到了结果,孩子回家了,但却没有真正让家庭团圆。”

  这些年,最让张宝艳揪心的是那些一直找不到亲人的宝贝。

  二娃对6岁多被拐卖时的情景记得很清晰:上午10点左右自己一个人走到了街上,在水果摊前,两个大人说请他吃水果。后来,就被拐骗到了人贩子家里,当时和他在一起的有七八个小孩。不久,二娃被买主(养父母)开着拖拉机接到了河南内黄县一个村庄。

  20岁时,二娃骑着摩托车开始了寻亲之路,这一找就是10多年。通过朋友介绍,二娃在“宝贝回家”登记寻亲,从此寻亲路上他不再孤单。网友“老中医”是二娃的寻亲跟进志愿者,他将二娃的DNA录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库,并核实了多个疑似其父母的资料,但都被一一排除,寻亲陷入僵局。

  登记两年后的一天,二娃突然联系“老中医”说自己生了重病。“老中医”随即和另一位志愿者赶去成都看望二娃。租来的破旧民房四处透风,漏雨的房顶淋湿了被子,二娃无力地躺靠在床头,养父母得知二娃患病后与他断了联系。看到二娃大口咳血,房东也拒绝继续出租房子。

  “宝贝回家”当即为二娃提供5000元爱心款,并以其他渠道申请2万元救助金。二娃最终诊断结果是,肺癌晚期并伴随全身转移。2016年1月3日,二娃带着遗憾离开了。当天,张宝艳在微信朋友圈中写道:得到这么多关爱,至少他走得不孤单。二娃,你是“宝贝回家”的孩子,我们永远是你的亲人。

  想起缘何想要创办“宝贝回家”,张宝艳向记者讲述了儿子4岁时短暂丢失的那场虚惊。恐惧、无助、绝望……2个小时的时间让张宝艳过得犹如2年,她的共情心理让自己开始关注这个群体。“那时候,家长寻子要么贴寻人启事,要么全国到处跑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”

  张宝艳丈夫在大学网络信息中心工作,两人一拍即合。2007年4月,“宝贝回家”寻子网正式开通,这是国内首个面对被拐儿童的公益寻子网站。12年,“宝贝回家”从只有她与丈夫两人的“夫妻店”,到现在已经拥有30多万名志愿者;从最初几个月才能有一个成功寻亲者,到如今几乎每天都有成功案例出现……这样的“加速度”,让张宝艳出乎预料。

  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响,不停敲击的键盘声,寻亲资料的翻阅整理声……这是张宝艳日常工作中每天都要上演的“交响乐”,逢年过节,这“交响乐”也没有暂时停键,甚至节奏更快。记者问她为什么那么急迫,她说,因为想给那些破碎的家庭少留点遗憾,让走失被拐的孩子快点回家。作为“宝贝回家”的掌舵人,自己是与时间甚至“死神”赛跑的人。“因为很多像二娃一样的孩子已经等不到回家的那天了,也有些孩子虽然回家了却再也见不到父母。”张宝艳说。别人都希望自己的事业越做越大,而她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摊子能越铺越小,希望“宝贝回家”早日关门。“这样就说明,‘天下无拐’了。”

  (《人民政协报》11.19 郭帅)

  (本版图片均为郭红松绘)